新传世sf

时间:2020-06-08 13:48:00 作者:admin

  ……  只是,看了眼一旁削好木棍后,就被闲置不用的锋锐斧头。唐恩哭笑不得的摇摇头,辛迪哦辛迪,拿什么拯救你这傻丫头啊……新传世sf


新传世sf


  “哈,我对你有信心嘛。”  敏感察觉到退休大骑士长的颓唐状态后,唐恩攻速再提,势头更猛……终于!嗤啦一声,宛若暗夜毒蛇的漆黑匕首沿着镔铁枪身如风掠过,刺耳尖鸣,在晦暗树林间拉出一道长长光路星火,致命绚烂,瞬间杀抵退休大骑士长眼前,  恩,从这个角度来说,提前意识到危险临近的菲利普,把握机会的能力无疑也是不弱。山溪城中,若再让他多磨一磨,很有可能就会通过唐恩,接触到能做决定的乔希亚。那样一来,或许事情就会出现转机也说不定……但奈何一帮猪队友实在不给力,硬是将不多机会给一脚踢飞了。


  “叮,杀手系统启动,宿主资料载入……”新传世sf  “卧——槽!”  “咦,你怎么又不说话了?”


  “辛迪,谁让你来的、放下木棍!”  “所以就要你给机会证明咯。”岚沙笑眯眯的竖起手指,“对付眼下那些烦人的布兰弓骑,算是合作前。我提前奉送给你们的添头。怎么样?”  前线战场,旷野,一马平川。偶有起伏,也是不起眼的土丘洼地,完全不能借为屏障,阻挡躲藏。


  摸了摸鼻子,唐恩明智转移话题:“对了,见到伯父伯母了吗?家族安全转移到驻地了?”  唐恩闻言笑了:“哈,看她接下来的表现吧。冤有头、债有主,如果她针对的只是我一人,那我就做一回好人,由得她杀我,了结她这桩念想。但若她已被仇恨蒙蔽理智,牵扯到你或者其他人……”  顿了顿,欧文斯看着怔怔的唐恩与乔希亚,苦笑摇头,“堕落使者梅瑞斯出现的时候,我已经赶到附近,但仍是迟了一步。不过,恩,既然你们现在都安然无恙。那也就代表她确实成功了,对吗?”


新传世sf  是常人信徒一辈子都无法见到一面的至高无上存在,而他们现在却在商量着如何捅死对方……


新传世sf

  对岚沙有了番大致了解后,乔希亚也就知道自己今晚轻敌了,这绝对不是个能轻易打发的主。不若回去先和唐恩说下,然后再作打算。  “那个虚伪老家伙的实力啊……”伍丁微一挑眉,想了想,丝毫不掩饰面庞鄙夷神情,肯定点头,“一塌糊涂!”新传世sf  如此一来,眼下有希望保住小命的地方,只有两处——伍丁以及巴木图的身边。


  轻呼了口气,伍丁神色也不轻松。刚才,他嗅到了久违的死亡气息。摇摇头,看着从水中钻出、浑身湿漉漉的唐恩,嘴角泛起一丝自嘲笑意,“原来你还可以更快……是我老了,观念也老了,你不用听我的,继续按照你自己的武道走下去吧。”  “同归于尽?呵,小家子气!”嘴角微扬,干瘦老躯瞬间披上层金盔铠甲,光芒万丈,威武不容丝毫亵渎,“十几年前我仗剑败你,十几年后,你也一样会败在我剑下!”  默然,老实说此前唐恩对于伍丁的观感倒不是如何忌惮。这当然不是说瞧不起伍丁,唐恩还没那资格。只是因为两次交手,第一次他成功挡下伍丁一剑,第二次他在伍丁眼皮子底下成功刺杀得手……必须要承认的是,两次成功案例给了唐恩很大的底气,隐约也起了挑战的念头。不过如今看着同为绝世强者的巴木图态度,唐恩顿时警醒,想着自己有必要重新定位下这位布兰剑神的实力。


  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  随手抛开无头供奉尸体,巴木图转过头来,看着远处即将追上唐恩的伍丁,神色迟疑了下,再次将阴沉目光投在海塔等人身上,狠声叫道:“老家伙,你的对手是我!不想你的弟子四分五裂,不想你的帮手白白送命,现在就给我回来!”新传世sf  “差不多就是这意思。”欧文斯无奈点头,“神殿总会的防守很严密,除开明处上的守卫力量外,岛上各处魔法师还会时不时的放出探测魔法,覆盖整座岛屿。这种情况下,即使你们能在外貌上伪装得惟妙惟肖,也无法遮掩体内力量属性的差异……当然,若只是平常时候,这种魔法探查还不频繁,说不定有漏洞可钻。但是眼下……”  “呵呵,是吗?那就……”稍顿,唐恩笑了笑,在众目睽睽之下随意轻抖手腕,匕刃温柔掠过大皇子脖颈,咝的风吟再起,干脆利落,抹喉击杀,“试试看咯……”


  ……  “可这是在布兰啊,而且唐恩也是布兰人。”


  “等等!他杀了温斯林?奥格莱尔家族的那个天才武者?”二皇子闻言再愣,“为什么?他这次来到底想做什么?”  “住手!”  “只是空级中阶?”皇族供奉们闻言明显有些质疑,空级中阶的实力当然不算低,但他们中间就有。这等实力不说能否瞬间击杀刚才那位同伴,就说轻易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穿过就不可能……


936章 全新战场 角色互换  “先说说你的计划。”回过神来,巴木图没有立刻表态,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唐恩,“据我所知,灰衣军没有什么底蕴。空级以上高手也就只有你一人,你不会是想着就我们两人前去迎战吧?”新传世sf  不敢耽搁,填饱肚子后。唐恩两人再次跨上狼背匆匆离去。只是与先前不同的是,这时唐恩与岚沙的左手腕上,共同缠系着一根连起来的黑色布绳……恩,材料取自唐恩的半截外衣。


  “哈哈……此战一定,方圆百里内所有布兰城镇将尽皆纳入我们掌控之中!”  “前天说昨天能到,昨天说今天可以到……早上说中午到能赶得上吃饭,现在,你又要说野炊——唐、恩!你到底是不是灰衣军的?知不知道灰衣军地盘在哪?”  唐恩有理由骄傲,他来到这世界不过只是短短几年光景,还是以一个毫无实力的三流学渣身份来的。但现在呢?他的敌人是这个世界公认的第一强者。就是这份对比,亦足以令他底气十足,矜持自傲!


新传世sf


新传世sf

  不远处,正在毁坏雕像的哈里身形也是一晃,手中高举的短匕迟迟挥不下去,转头茫然看向唐恩——一共六座雕像,现在已经被他们毁掉一半。但场中压力却没有丝毫减轻,反而更重了……  稍顿,指了指脚下,自问自答,“哈,开个玩笑,我们是从地下钻进来的。”新传世sf  但在走出几步后,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。脚下一顿,杰克带着猥琐微笑又走了回来,围着净化水源装置转了几圈,嘿笑着,麻利解开裤带,对着不知通往哪个水井、池塘、浴室或者厨房的水道,


  湖畔四岸,哗然声动。  哗啦啦……  二皇子一怔,随即点头轻叹:“是应该问我们自己……蛮人不擅水战,北荒战史中也基本没有过打到这里的经验。按道理来说,帝国的安危在短期内应该是无忧的。但是……”


  轻叹了口气,从始至终,一直站在旁观者角度的唐恩,认知是比所有人都清醒的。  “原来是女孩啊,有没有起名字呢?”只是短短呼吸功夫,乔希亚就调整好了神态,状似不在意的靠近唐恩,“对了,你刚才说注意盯着点……盯着什么?莫非是那位生完孩子后身体欠佳?哦,没关系的,如果你心急的话可以过去看看,我不在意的……”摊开双手,表现的极是大度。不过,  就像岛屿地下有条一朝苏醒的巨龙,在迫不及待翻身,随即一阵接着一阵的强烈震动、摇晃感,也就愈加清晰明显……


  “大人话不能这么说……”  ……


  因为正是大战时候,关于皇子提乌的盛大葬礼也就随之延后。从悲恸中回过神来的女皇。也在第一时间下令封锁消息。只等战事一了,待岚沙殿下从前方回来后再行大举操办。  一旁几名灰衣军士兵闻言均是不自觉点头,尤其是其中那两名年轻士兵,更是露出艳羡苦涩之色,狠狠灌下两口酒水,一时只觉凉到了心里深处,将些潜藏不敢对人言的小小心思念想瞬间浇走不见。新传世sf  默然片刻后,老船长深吸口气,果断挥手:“娘的,这趟买卖不跑了。告诉大家不要慌,现在就调转船头回去。”


  唐恩与乔希亚闻言默然,事实也确实就是如此。两个势力之间的对抗,很残酷,完全不掺杂个人情绪好恶。在那种情况下,如果那二皇子不是这样选择,他们真的不介意顺手击杀或者生擒下对方。哪怕对方的温和姿态给他们的初次感觉都是不错……  “刺杀教皇……老大,我们非要玩这么大吗?”  “第一,杀了温斯林。”


  “嗤!一次侥幸获胜而已,哪来得这么大口气?”人群中,也不知是哪里飘来的不屑嘀咕。  ……新传世sf  教皇依旧神情平和的宽慰道:“胜利必将属于光明!殿下不必忧心,按照约定,接下来神殿会全力支持你以及你的军队,守住莱瑙河,绝不让那些来自北方的邪恶异端有机会染指南方土地。”  果然,只是稍一侧身滑步,速度未减,唐恩就自那双血淋淋手掌外如风掠过。其间,甚至都未看他一眼,


  与身份、男女老幼无关!  尽管某只叫做狸猫的家伙给温斯林铺垫了许多,但这对于唐恩来说,真的只是再平常普通不过的一次刺杀而已。  话落,饶是对主场优势这个概念深有体会的唐恩,闻言也是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。


  事实上,她也确实成功了。岚沙闻言眼角瞬间抽了抽,再抽了抽,片刻后方才长吐一口浊气,再次挂上有些发僵的笑容,继续捅刀:“真无所谓?哈,那就佩服你了,真心的!至少我做不到在成婚前,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夫与外面两个、甚至更多的女人牵牵扯扯!哦,对了,还有个即将出生的私生子!哈……”  战术是有点猥琐没错,但谁也不能否认它的正确合适。再者以巴木图这等看遍世事的阅历。自然不会如愣头青般做出放弃自己优势,只为求所谓公平一战这种事来。  起身,抬脚一通乱踹,人影翻飞,门外走廊顿时响起连串撞墙声,瞬间垒起一座人塔。随即,砰的关门,隔音不错,惨叫呻.吟声霎时降低消失,搞定!


  砰砰,一连双响,大片黄芒烟雾炸开。  没抓到唐恩,菲利普将桌子拍的震天响,哭天抢地,声泪俱下:“下手晚了!又特么下手晚了啊——如果我先碰到乔希亚,就没有灰衣军这事了,就没有布兰如今之困境,我就是帝国的英雄——如果我先知道那神秘蛮人统帅是这等奇女子,我就是结束布兰与北荒千年战乱、和平统一大陆的传奇。史册上必然会留下我菲利普这金光灿灿的大名啊——”  再论实力,温斯林虽然天资出众,实力惊人,是大陆上凤毛麟角般存在的空级武者。但死在唐恩刀下的空级武者还少吗?初期、中期、乃至巅峰境界的应有尽有,又何谈温斯林这个靠着家族各种天材地宝,才将将一步跨进空级门槛的弱势?


  唐恩对此早有预料,对于迷路这档子事自然也就谈不上慌张。事实上,在这里迷路也确实不是什么大问题,真正的困难之处在于孤独与心境!  “哼,如此最好!”见三人终于转变态度,海塔轻哼一声,既往不咎的放下大剑,随即转身指向唐恩,暴吼,“无耻小人,可敢当面来战!”新传世sf  呵,终于到了……你就在这里,就在哪个窗口之后吧……不要惊慌,再等等,等我来接你,和我们的孩子回家……


  前线详细战报传回腹地时,已是开战后的第三天。在这三天中,布兰各主力军团非但没能挽回颓势,反而是像艘浸水的巨轮,愈加沉沦崩塌,眼看覆灭在即。  不过现在也没人有心思去吐槽这奇葩一幕,皇族供奉们仰头看着那愈加恐怖无边的黑白重剑,大脑一片空白,禁不住满脸绝望,  强势压下已经乐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在哪的杰克,唐恩一边翻着白眼,一边从怀中拿出块油布地图,看了看,唤来欧文斯落手指定:“我们现在应该在这个外围区域,再往前爬上一段路程,就将正式进入岛屿腹地。按照菲利普那边提供过来的情报,夏薇安现在应该被关在这里。欧文斯,你对神殿总会的大致结构比较熟悉……”


新传世sf


新传世sf

  “噢,抱歉,辛迪。” 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青石板道、白玉栏杆当然没什么好看,但石道两侧的大型观赏池塘就不一样了。清澈见底的淡绿池水、千奇百状的玲珑假山、自由来去的观赏游鱼……尤其是那异于别处的独特品种水莲,蓬蓬青叶遮天蔽日,圣洁莲花高傲而大气的绽放着,直令人望之不禁生出只可远观、而不可亵玩之感,着实唯美。新传世sf  稍顿,看着连连点头的大皇子,笑着再道,“当然,现在距离那时候还早。所以如果殿下你不介意的话,我们可以先陪你简单游览下岛屿景观。”


  总结一下,就是昨天用体内蕴含着丰富氮、磷、钾等无机盐成分的液体中和水源,今天就是开启群嘲模式、狂喷口水。  这才过去多久,难道马车已经回到家族门外了?  实际上在震天若炸雷的剧烈爆炸声莆一传出时,大地震颤,本就残破不堪的小镇瞬间又倒塌了大批建筑。尤其是靠近爆炸点的小镇南边区域。一眼望去,一片坦途,几乎看不见任何一道还竖着的完好墙壁。废墟遍地,狼藉不可入眼。


  头戴银色斯文卷发、衣着考究的华贵人士与外衣普通、土里土气的白发老者,端着酒杯,隔着红毯分立两旁,觥筹交错,笑语不断。身着制式服装的俊雅侍者,成了场中唯一能自由联系左右两区域的人员,托着酒盘来回穿梭。一旁不知从哪找来的大型演奏团摆弄着手中各种乐器,发出很合适眼下气氛的优美乐章……  一愣。新传世sf  “几个月前,岚沙来到灰衣军。你说她是皇族殿下,可能对你有些好感。不过没关系,只是一点点而已……是有一点点好感呢……她找我,说可以帮助灰衣军对付布兰,帮我们拿下整片北方疆域。要求是让我离开你……”


  说句现实点的话,巴木图与岚沙这次过来是打算空手套白狼的,可没准备把自己给搭进去——当然,即使再现实,对于灰衣军来说也是各取所需。谁让他们没有个牛叉元帅呢,吃些亏,分对方点战果也是应该的。  女皇能随意转移话题,控制情绪,是因为这事情前前后后本就是由她一手操作的。而乍闻提乌死讯的岚沙,表现则当然不会如此轻松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不管岚沙如何怀疑,永远不会知道其中内情的她,内心也还是不敢相信提乌是死在自己母亲大人手里的……新传世sf  叫骂声中,灰衣军这边不由面面相觑,震惊骇然。竟然还真是内讧了,而且还是神殿叛乱玩得这么大?  “恩,首领都这样说了……那就是他吧……”


  话落,就要伸手拔刀。但下一刻,“呃……怎、怎么回事?我的手……”汉罗神色蓦地一愣,只觉自己双手像是被绳索牢牢捆住一般,不得动弹。大惊之下想要低头查看,发现自己脖颈也变得极为僵硬,随即身躯、腰腹、腿脚……整个身形上下,除了嘴巴以及滴溜溜惊慌乱转的眼球,没有一处受自己控制。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  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松开艾伦,唐恩脸色瞬间冷下,没好气的瞥了眼站在一旁的惫懒花货,“不用猜我就知道肯定是你的主意,呐,别怪我不看在往日情谊上没提醒你,你祖父这笔帐我记着呢。打不过你祖父,揍你小子一顿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
  “走吧,先上去。”沉默了会,海塔勉强收敛心神,开口下令。  并不是没有章法的一窝蜂扑上,相反,这八只魔兽头颅配合很是默契,进退有据,攻守均衡。金芒巨剑几次尝试强行突围,非但没有成功得手,反而接连中招,颤鸣后退。


本文来自互联网转载:新传世sf


对新传世sf发表评论
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找天龙八部私服特别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包括

 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璀璨巨剑与狰狞异兽相撞刹那,瞬间释放而出的环形冲击波,不仅仅是蒸发了万顷江水,更为恐怖的是崩坏了周遭空间,形成了眼下这片光怪陆离的诡异世界!天龙八部sf  温斯林摆手:“我知道大家心中所想,但他与普通的空级武者不同。他速度很快,身法诡异,尤其擅长近身战……切记不要让他近身,否则就是实力相近也绝难幸免!所以我建议大家如果分头搜索,最少要三人一组。”  “呵呵,要面子是对的,但他们可不是什么蠢货。大卫你相不相信,这么一搞,等这次谈判过后,布兰南方的报纸上肯定是这样写的……帝国兴建主持盛大会场,册封赏赐灰衣军巴拉巴拉……”

后台-系统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(内容页告位3-手机版)